无心(冒安林)的博客
写在人生边上
http://maoanl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冬日车票杀人记

2009-01-16 00:36: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223 次 | 评论 0 条

今天又是撞了一个大运气,居然轻巧巧买到了一张回乡的火车票。

初,心怀瞎猫也能碰上死老鼠之心态,在几个火车票二手转让网站上,隔上三五分钟便刷新一番,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又,横下心来,拨了电话,深吁胸中浊气若干,以便腾出撑船之肚,容下黄牛之漫天要价。始拨,占线;再拨,占线;复拨,占线。心中绝望渐生,想此黄牛绝非凡人,热线频繁门庭若市,求票之人多于过江之鲫,我大体无望矣。

幸而吾脸皮甚厚且无可矜持,心怀灰念却又拨了一回。然,信号接通,一中年男音悠然传来,吾斗胆而发问曰:某票尚有乎?然。座位尚有乎?然。价格昂贵乎?否。此公淡然告知,车票原价290元也,手续费5元即可。

雄鸡一唱天下白,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莫非老天怜吾虔诚方才降恩于吾?还是伟大领袖毛泽东诞生在湖南韶山?惶惶然奔回工位,夹起大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狂奔下楼,直奔地铁。由此往西过王府井、过天安门、过中南海、过木樨地、过公主坟、过八宝山,直抵玉泉路。仿佛为了早日投胎,好一个急急赶去西天报丧的亡魂。

左行右拐,到的一个未曾挂牌的火车票售票点,推门而入,仅十平米见方一陋室尔。端坐售票员三人,购票人四五人,互相隔有着高高的柜台和粗粗的栏杆。吾抖颤颤问道:某票尚在乎?于是低头,开柜,翻抽屉,找出一浅黄纸片,只得数寸见方,然。吾又问道:295元乎?然。于是掏钱递入,纸片递出,两下无语。

吾心慈善,念及亲朋好友尚无着落,复问道:扬州票有乎?否。南京票有乎?否。镇江票有乎?否。泰州票有乎?否。环顾四周众城市,一票皆无矣。邻处有民工二人,怀揣工钱前来购票,却察出“HD90百元假钞”2张,可怜他们又干了几天白费的苦工。又有财大气粗者,携款而来,订票若干,悄悄然塞进“软中华”2包,堆肉赔笑曰,此时甚急,还望多加帮忙。呜呼,软中华早是残花败柳,何不新换九五至尊??

出得门来,静心看票,不新不旧,上有“折”字,想必是某处的打折票源。又有淡淡铅笔痕迹,“卖”字浮于纸面,不知何处的票源太多,又放票叫卖。反面又用铅笔淡写某部某局寥寥数字。唏!此票沧桑如吾矣!

想我来京多年,03年春运回家,在大雪里跟着黄牛走了半里路,到残房破巷之中、灯光昏暗之处,加价一百五,买了张高价倒票;04年在退票窗口苦等数小时,每张加价一百等得了两张退票;05年从所住小区某邻居处得一神秘黄牛电话,两人如共党特工接头般,约定某时某地一手交钱一手交票,于是吾夜半时分从京城东南狂奔至西北,在某处昏暗屋檐之下做得交易,直至分手,此君容貌都不甚清楚。06年无票回家,拼车奔波千多公里,京津堵,河北堵,山东堵,一路胆颤心惊,蜷腿歪头,脚麻手抖,至家门已然凌晨一点。

圣上批示“开动脑筋,化解矛盾”;内阁大臣批示“采取紧急措施”;军机大臣批示,“采取措施解决矛盾”。北京至扬州的火车,满座票源近千张,经过内部事先安排预留,至售票点放票,已仅仅60余张而已。

某处排队老翁猝死,京城西客站俩旅客猝死。我票事办妥心悬落定,气清神闲回程路上,摸着口袋,猛然一惊。

这不是火车票!这是华老栓怀里揣着温血的馒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下一篇 >> 赵本山毁了中国民间文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无心(冒安林)

“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所谓文人正是无用的人物。他什么都懂的一点,可是一点没有真实的知识,其实样样都是外行。——瞿秋白[iammal@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