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冒安林)的博客
写在人生边上
http://maoanl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们该不该隆重祭奠李钰

2009-03-18 17:15: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297 次 | 评论 0 条

午间闲看一些门户网站,发现对于青年演员李钰的死,各家都做了很大反应。搜狐、新浪、凤凰网都特意推出了专题,而网易虽然没有制作专题,但也将一组报道放在了娱乐版的头条位置。其中属凤凰网最为隆重也最为怪异,非但在网页重要位置郑重其事地设立了祭祀案台,搞起了“点烛”、“上香”、“献花”、“祭酒”,而且同时又在页面的最上端挂上了大红的Banner广告,推销商家的“春日欧洲旅游”,大大削弱了表达效果。

尊重每一位远离的逝者,是我们尚需努力学习的文明礼习。因为至今,还是会有很多藐视生命、侮辱人权的事情在不断发生。回顾历史,不论是从事文艺工作还是其他工作的人,所受的尊重总是太少,被强行负担的东西总是太多。

曾经的文艺领域,是遭人践踏的玩物和随心把控的工具,以及被寄以特殊目的和阴谋的攻击对象。而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所连续发生的一连串政治事件和思想波动,使得整个文艺界时常遭受过多干扰和调整。而这种经常性的突然割裂、突然转向的中国社会整体文化思想发展进程,反反复复所造成的实质后果就是,人们习惯了突至而来的外界禁锢以及有强烈导向意识的全面管制,使得人文主义日见甚微,而文娱(尤其是单纯的娱乐主义)在特定的大环境中日益受捧。

但我们还能期望些什么呢?除了文娱之外,中国社会有过偶然几次的“钱钟书热”、“季羡林热”等等,恐怕拾珠补遗的追逝意义,要大于真正的人文精神复苏的象征。失去必要的成熟人文主义支撑的文艺娱乐,势必走向自我体系的内部坍塌。而伴随这一演变过程的,则是文娱内部价值体系的蜕变——由追求文艺作品的精神内涵而沦落为追求纯粹的娱乐经济价值。至今,被媒体戏称为“仅剩的可以随便批评的两个领域”之一(另一个是体育)的文艺娱乐,无论是走哪一条路,都注定永远改变不了的戏子本质。

这是文娱的一个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一方面,艺人们受到超乎常规的追捧和关注,但这些追捧和关注往往来自于普罗大众的年轻人群,缺乏应有的精英基础和批判高度。另一方面,娱乐主义的泛滥也伤害了他们自身,淹没了他们在艺术范畴和道德风骨上所付出的努力。在一个全体向下的恶劣环境中,必然会扼杀很多本应得到公正认可的潜在典范——不管是来自外界惯有的否定性批判,还是内部挤轧造成的负面堕性。

李钰之死所受的广泛关注,大多是源于公众对生命的天然怜悯,以及这个行业及这个工作所特有的些许名人效应。因为死亡而突然出名的,也会因为死亡而被淡忘。以后,像李钰这样死去的艺人会越来越多,而像梅兰芳、周璇这样死去的艺人,会越来越少。

我们正从最后一个青铜时代持续堕落。而能够挽救我们自己的,是等到我们能够真正去缅怀哪怕只拍过一部经典戏,写过一首伟大的诗、做了一辈子工厂技术员、炼了一辈子粗钢、种了一辈子薄田的那些平凡人们的时候。我虽然认为连李钰这样一个普通演员,都能使得各大门户网站大推缅怀专题,是今日中国缺乏英才和大师之悲哀、荒芜的尴尬表现,但在这个式微的时代,的确非常需要。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人不亦快哉的十种死法      下一篇 >> 现在买房,40年后血本无归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无心(冒安林)

“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所谓文人正是无用的人物。他什么都懂的一点,可是一点没有真实的知识,其实样样都是外行。——瞿秋白[iammal@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