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冒安林)的博客
写在人生边上
http://maoanl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解决医疗禁锢,务必解放医生

2014-09-17 21:16:0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198 次 | 评论 0 条

解决医疗禁锢,务必解放医生

在市县一级的三甲医院,医生是什么工作状况呢?已经不需多做描述。笔者的亲身经历,一个小小的外科手术后,需要主治医生查看伤口恢复情况并换药,当我早晨七点赶到医院时,主治医生还在另一个病患的手术之中,直至下午一点,这位疲惫不堪的主治医生才终于出现。

对于患者来说,长达六七个小时的等待,无疑会顿生愤怒。而对于医生来说,从清晨到下午的高强度工作,也是个人无法承受。那么,症结到底存在于何处?医疗资源的高度集中化、医护人员的高度体制化,医患比的高度失衡化。

譬如,通过社交网络而迅速走红的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医生于莺,数年前选择从医院辞去公职,并筹划自己的全科私人诊所。而在这之前,她编著的医疗图书,就已经获得广泛好评。通过社交网络积累的忠诚粉丝,已经成为信任于莺医疗水平的忠实患者。

但就在于莺寻求脱离体制、独立发展时,却遇到了行政流程上的诸多困难,最后甚至要放弃开设家庭诊所的规划。对于莺来说,患者和口碑已经不成问题,而体制门槛,却成为合法行医的挑战。

不在体制内公立医院,连医生的职称评级、升职升迁都成问题,这是众多医疗改革批评者很少关注的行业性壁垒。因为大多数人,还是将着眼点放在了医疗经费、药品价格等看得见的利益方面的市场化改革,但对于医疗人员的停滞和封闭,评论界总是摆脱不了围绕“体制”做文章的思维局限。

随着社会整体富裕水平和医疗供给能力的发展,具备单飞能力而选择脱离现有医疗体制的一批优秀医生,必然会选择自我发展和个人创业。这是笔者认为的一项符合社会发展途径的医疗变革,也必将促使医疗服务呈现新的业态,并实现社会资源的自动最优化配置。

任何改革,首先是对人的解放。自由的医生,自由的新型医疗组织,是摆脱了行政命令,交由社会实现配置的不断最优化,并且只需要医疗主管部门负责职业技术准入和医疗质量管理即可。而且,从实际的操作情况来看,社会对高端医疗机构的需求,一直是供不应求的。反而是改革滞后的行政体制,限制了这一先进模式的发展。

在笔者所生活的城市,就有非常典型的案例。多年前,市区只有一家规模较大、条件较好的妇幼保健专科医院,由于市场无法提供其他水平的医疗服务机构,妇幼保健医院仿佛成为人们的唯一选择,产科永远人满为患。而后来,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家主打医护服务的私营高档妇产诊所,实现了单房、专人护理,具备高端消费能力的人群,又纷纷选择去这里享受更为贴心、专业的妇产服务,妇幼保健医院迅速流失高端客户。最后,妇幼保健医院痛定思痛,专门投入资金,扩建病房并装修升级,所有服务标准均向民营医院看齐,人们又调头转向选择了回来。

无独有偶,在教育、律师这几个社会热门行业里,也同样呈现出自由、进步的竞争发展模式。目前,在华东、华南的普遍地区,几乎都出现了招生远超公立学校的大型私立中学。而正是灵活的用人机制和开放的行业空间,给原本也资源配置矛盾的基础教育带来的新的改革成果。为了获得更好的教育效果,学生家长们甚至主动放弃公立中学,转投私立学校。

应当说,中国医疗,失去了长达十数年的宝贵的市场化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似乎只发展出了“见不得人”的民营生殖专科医院,但这种具备明显的利益驱动、不追求专业口碑和本地化市场的财阀投资行为,也得到了野蛮发展,说明社会对医疗的需求,能够产生并培育出更多的民营医疗机构。

中国医疗资源的短缺,实际上更多、更为扭曲的是结构性短缺,整体性短缺并不是那么迫切,社区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甚至还有很多空置医疗资源。解决医疗资源的结构性短缺,除了加大整体医疗服务能力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让人们能够选择到想去的地方,这就是医疗资源配置上的市场化和自由化。医生想去自己想去的医疗机构、患者想去自己想去的医疗机构。试想一下,如果从协和医院跳出来的于莺,在自己的私人诊所里就医从诊,怎么会没有众多患者上门呢?

遗憾的是,目前的任何医疗改革和讨论焦点,都是围绕体制内资源的腾挪和药品价格的控制,依然带有浓厚的行政和计划色彩。行政制和计划制一日不剔除,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不敢离开体制内公立大型医院,民间医疗机构的大发展几乎无从谈起。而如果社会上只剩下体制内公立大型医院,那么这种资源高度集中化的弊端,也只能让就诊民众只选择集中于大医院,造成人满为患、疲于奔命。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让人欢呼的堕落时代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无心(冒安林)

“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所谓文人正是无用的人物。他什么都懂的一点,可是一点没有真实的知识,其实样样都是外行。——瞿秋白[iammal@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