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冒安林)的博客
写在人生边上
http://maoanl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致命的自负:谷歌走了我们却无处可逃

2010-01-14 10:49: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6392 次 | 评论 0 条

我电脑里保存有一本有趣的书,哈耶克的《不幸的观念—社会主义的谬误》,东方出版社19915月第1版。此书能够在上世纪90年代初得以翻译并顺利出版,实在是有些蹊跷。在出版说明里,编译者也直言不讳说,哈耶克是典型的资产阶级思想家、资本主义制度的卫道士,在他60年的理论研究工作里,几乎同社会主义思想抗斗、论争了将近一生。

我很奇怪于敏感的历史时刻下,这样一本肆意攻击社会主义制度、认定社会主义事实完全错误、逻辑上也绝不可行的言论“大毒草”,竟然还有出版与流传的可能。幸亏编译者无意中揭示了他们的真实用意:组织翻译、出版了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供党、政、军领导及有关人员了解、研究和批判西方资产阶级有关社会主义的观点。

疑惑到此总算恍然大悟,凉意却悄然而生。当一切反对者的声音,只是因为偶然的幸运而被当做“批判的靶子”才得以留存于世(而不是流传于世)的时候,我们这个民族的所谓进步和发展,是绝无希望的。

这算是极可怕的事实真相——几千年来,专制魅影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大地。正如我们曾经以为那些早已远去的焚书坑儒、大批判大清洗、愚民政策,依然在1991年、2010年重新上演一般,这些深植于意识之内的粗鲁而独横的专制手段,其实每时每刻都在身边游荡、狰狞,并实际控制影响着这个国家。

上帝也从未给予过中国长久的文化开明,哪怕是短暂到三、五十年的修生养息,也是不可实现的奢望。仅有的几次文化融合大发展,不是悲剧式地处于连年的烽火战乱,就是短暂到无法对社会产生实际影响力。

近五百年来,历次或有可能的开放机会和进步机遇,都遭受天灾人祸而半途夭折。譬如发生于上世纪20年代和80年代的民主意识和自由浪潮,从追赶世界文明发展水准的历程上刚刚起步,却在还未消除愚昧、开智民众的萌芽阶段,就瞬间遭遇扼杀而宣告终止。时至今日,在这个21世纪已经跨入第二个十年的现代社会,人类经由技术发展而尽享信息传播和真理普及之便利的今天,依然会迎来无知而愚蠢的思想禁锢。

我一直沉痛于中国历史上历次的文化大戕害,大的如焚书坑儒、衣冠南渡、假借修书之名而屡屡妄为的禁书行径和文字狱,小的如三希堂大火、溥仪文物流失案等扼腕叹息的荒诞罪行。但实际上,陈腐的中国式偏执和傲慢、狂妄和自大,依然无处不在,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佐例可以信手拈来,打开每一本自己印刷出版的世界地图,中国都是身处版图的中央,傲视全球。但真实的中国,却是一个偏安于欧亚大陆一隅的阻绝地区,它东临浩瀚的太平洋、西有高耸的青藏高原、北为人烟稀少的千里大漠,是一个地理上封闭、文化上隔绝化的角落。

即便是拥有自由意识、渴望世界融汇的有识之士们,也很难从思想的根源和意识里剔除先天的残缺和愚昧。我深知,我依然还是这个定性思维的受害者,即便是写下上面这些文字,但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世界地图,依然是那个习以为常的错误画面。

如果说,将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剔除出人类文明发展历程之外的话,似乎也有成立的道理。因为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从潜意识里就有致命的自负、荒谬的价值观、肮脏的道德取向和不可告人之施政目的的国度或政府,能够以包容和学习的心态,主动的将自身融汇于人类共同社会的发展潮流之中。

在佩雷菲特的著作《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里,来自英国的马戛尔尼勋爵,作为西方工业化文明的使者来到清朝,却遭受了种种羞辱式的礼遇;即便是禁烟有力的林则徐,也依然嘲讽那些丑陋的洋人们,如果没有中国的茶叶润通肠道,就会因为吃太多的肉无法消化而肠梗阻而死。这是我们曾经身处的现实社会,到今天依然如此:Google正是第二个马戛尔尼勋爵,代表着信息时代人类先进技术的文明使者,在屡遭嘲讽和挑衅之后,它也选择了退出。

有些隔阂仿佛是天生而不可逾越的——我们怀着先天的罪恶观念,放眼全球并以此定性这个世界。而中国对于他人来说,只是一个充满好奇的角落,如果仅仅是为了利益(我们一向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人会有耐性在中国忍受无休无止的傲慢和混乱。

哈耶克穷尽一生,总算探明了那些固步自封、注定要排斥于世界文明之外的谬误主义在根源上的致命自负:出于粗鲁而愚昧的统治需求,他们会固执地将自己孤立于世界之外,并且毫无羞耻和罪恶感。Google来了,却又走了,而我们却注定依旧无处可逃。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微波炉的胜利      下一篇 >> 短信时代 因爱获罪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无心(冒安林)

“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所谓文人正是无用的人物。他什么都懂的一点,可是一点没有真实的知识,其实样样都是外行。——瞿秋白[iammal@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